欢迎您访问宿迁妇女网,今天是:

全能神夺走了我唯一的亲情

时间:2014-09-19 阅读:

作者:严肃(口述)金军(整理)

    我叫严肃,今年19岁,家住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宣和镇。父亲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因诈骗罪被判刑,从那时起母亲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在别人眼里,我的家并不完整,但我却觉得那是最幸福的港湾。自从2011年母亲开始深信全能神的万能之后,我最珍惜的家也变得冷冰冰的,没有了家的温暖。

  我的家原本在农村,自从父亲被判刑后,我和母亲在县城租了房子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母亲在农贸市场买菜,我在餐厅打零工。我们把租来的房子收拾的很温馨,每天一下班我会第一时间回到家。2011年,一位经常去母亲那里买菜的阿姨,听说了目前的遭遇后,她经常找我母亲聊天。刚一开始,我还为母亲到城里能有这样一位好朋友感到高兴,那是母亲的精神也特别好,每天嘴里都哼着小曲。有一天,母亲拿回来一本书,让我给她念,当时我还挺好奇,不识字的母亲怎么突然喜欢看起书来。母亲说是阿姨给她的,讲的都是基督教的事情,还说只要她能把里面的东西背下来,可以保佑我们母女平安的。当时,我觉得只要能保佑母亲平安就好,下班回家后,只要有空的时候就给她念上一两页。

  从那时起,母亲就发生了变化,每天只有早晨去买菜,下午就和阿姨参加全能神的聚会,听讲道,唱神曲,向神“祷告”,家里的收入也受到严重影响。

 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,有一天,母亲对我说,孩子每天你也和我一起祷告吧,这样你的工作也会很顺利,将来你会有福报的。开始,我不想加入,但母亲每天只要一看到我就求我入教,最初还是好言相劝,后来就变成了要挟,她说如果我不入教,我就是魔鬼,就要和我断绝母女关系。听到她说出这些刺耳的话,我心里真的很难受,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了,如果我要是再失去母亲,那我该怎么活呀!

  在无奈之下,我了入教。我除了跟着母亲参与他们经常组织的常规活动之外,还给我分配了另外一分工作,她们知道我懂一些电脑知识,就让我帮着母亲复制有全能神邪教内容的SD卡。母亲每次都对我说,我们是在做好事,我们做的越多所得到的福报就会越多。每次母亲都会让别人帮着从网上购买一批SD卡,再由我帮着复制,之后她又传给其他人。

  从母亲开始信全能神后,我们俩几乎没有在一起吃过一顿可口的饭菜,她总是忙着在传福音,有时候屋子里乱得只能躺下睡个觉,她看到了就跟没看到似的。有一次,我下班回到家,看到屋里乱七八糟很生气,就说了她两句,母亲生气了,说我是撒旦是魔鬼,信神的人怎么能每天在家打扫卫生呢,每天就应该出去拯救那些受苦受难的人,就应该每天出去传福音。她说我的整个过程几乎是在咆哮,当时把我吓坏了,我再不敢多说一句话。从那以后,她想在家干什么就干什么,想去哪里就去那里,愿意了给我说一声。家里的经济来源全压在我一个人身上,我让她继续去市场买菜,她却说都信了神,就不能再做这些事情了,要一门心思信,不然就得不到福报。

  201212月初,母亲带着我和其他教徒在县城广场宣传“世界末日”,被当场抓获。2013年,母亲被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。

  我在公安干警的帮助下逐渐醒悟。现在回想起我和母亲之所以走上邪教之路,就是因为先轻易相信了他人,继而被“组织”上的教友们迷惑,相信了全能神的一系列歪理邪说。我好后悔让母亲走上这条路,导致她离开了我,我更恨这个邪教,让她受了这些罪。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母亲能迷途知返尽早回到我身边母女团聚。

 

[责任编辑:sqwomen]

妇联介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信息报送

Copyright © 2013-2014 www.SqWomen.Org All Rights Reserved.
宿迁妇女网版权所有 苏ICP备07034723号 网站技术支持:189515935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