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宿迁妇女网,今天是:

全能神害我成了“剩女”

时间:2014-09-04 阅读:

文章来源:凯风网   作者:金晓丽(口述)徐权(整理)

 

  我叫金晓丽,女,197910月生,是徐水县大因镇千秋村人。在农村,我应该是早为人妻为人母了,可现在成了一个嫁不出去的大姑娘,也就是城里人说的“剩女”,这一切都缘于我笃信全能神。 

 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时间一晃我就到了26岁,按道理该结婚了,再看看身边的人,大多已成家立业,我却还是孤家寡人,不是对自己的能力和外表不自信,只是感情一直不顺心,很是压抑!就在这时,一位名叫唐瑞雪的远房婶婶来我家,说我年纪不小了,该找个对象成家了。这话正好迎合我和父母的心思,便一口答应婶婶帮忙找一个合适的对象。不久,婶婶就带了一位30岁左右的男人,名叫石志涛,婶婶说他是我们邻村的,我和父母与石志涛见面后双方都没啥意见。这以后,男友石志涛经常来我家帮忙干农活,有时和婶婶一起来,有时一个人来。 

  20061月的一天,按照约定的时间,我去了婶婶家,看到约10来个人聚集在一起,跪地祷告着什么?就在我疑惑时,婶婶热情地迎了出来,把我带到她家的里屋,一阵闲聊后,婶婶神神秘秘地对我说:“人活着要有信仰,信全能的‘神’才能指引人生的方向……”给我讲信全能神的种种“好处”,还说男友也信“主”,在婶婶的不断鼓动下,我写了“保证书”,投入了全能神的怀抱。 

  加入全能神的组织后,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全心投入,每天不是听读《活体肉身呈现》、《全能神你真好》等讲道光盘,就是到聚会点听课,唱“新歌”、跳“灵舞”,思想渐渐被全能神的理论占领。当时我想,在农村再怎么努力也没有什么出息,活在世上我要出人头地,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,要是能修成要什么有什么的神佛,那该多好呀!于是,我一心扑在修炼上。 

  在修炼之前,我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。俗话说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,看到父母那么辛苦劳作,身边又没有帮手,我放学回来就帮家里做事。初中毕业后,我就没有继续上学了,就帮家里洗衣做饭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父母经常夸我是家里的好帮手,脸上时常是笑呵呵的。可自从我迷上全能神,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再也不想做家务事,时常外出,父母问我去何处又不说。这异常的变化最终让父母发现我加入了全能神,劝我放弃信教,说婶婶介绍的男友不像是正常人,要求我与他断绝来往,重新找个对象养家糊口才是依靠。我却不以为然,不但不改变自己的做法,还认为父母太俗,没有远大的成佛志向,甚至告诉父母:“将来我修成了拿着去天堂的‘户口薄’,就会过上要什么有什么的神仙生活……” 

  转眼间到了200910月,我和几名教友在外地“传福音”,被当地治安巡逻队抓到并接受批评教育。父母听到我修炼全能神出事了,连忙赶到几十公里远的地方把我领回。父母苦口婆心:“晓丽啊,你一个姑娘家懂什么,整天在外面游荡,有家不归,像什么样!你这样下去,以后怎么嫁人啊!”父母气得青筋直暴,抡起想打我耳光的手又无可奈何地放下了,气极的父母警告我,今后再发生这样的事,莫怪父母无情。然而,我对父母的好言相劝不当回事,依旧修炼,秘密与婶婶等教友交往、外出“传福音”,经常早出晚归,甚至是好几天不回家。父母就只我这个宝贝女儿,骂也不是打也不是,托亲友来做工作,都说我不过,反而我的歪门邪道占了上风,亲友都是乘兴而来,扫兴而去。 

  可怜天下父母心,虽然我不听父母的话,父母还是没有嫌弃我,希望我不要再修炼全能神,再不要跟那些坏人混在一起。母亲哀求着跟我说:“晓丽呀,从祖祖辈辈活过来,有谁成了仙,成了神,又有谁靠信神弄鬼、修炼什么神发了家致了富的!我们不求你有什么大的造化,到时嫁个好人家,有个安稳的日子过就行了。”于是,父母就找人托媒,想把我嫁出去,认为只要我结了婚,就会放弃修炼。父母跟我商量,我暴跳如雷,死活不同意。这下把我母亲气恼了,恼得母亲高血压又犯了,一头倒在沙发上,要不是抢救及时,母亲早走了。可我依然不顾及父母的感受,无所顾忌地投入到修炼中,经常伙同教友走村窜户,宣传全能神的“好处”,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加入我们,得到真“神”的庇护。 

  就这样,我在全能神的泥潭中越陷越深,变得更加痴迷。201112月份,在教会开展活动时,我看到别的教友都向“神”奉献钱款,有的还提升了职位,而自己囊中羞涩,既自卑又着急。婶婶看出我心思,就开导我说,奉献有多种,你年轻漂亮,身材又好,那是“神”的恩赐,教内有“过灵床”的惯例,不妨考虑一下,也不失一种对“神”的奉献。之后,男友石志涛经常旁敲侧击地告诉我,只要对家人和其他人严格保密,“过灵床”超升自己也是为家人得福报,“神”会看到我的付出。其实,我早就听说过“过灵床”就是和“领导”发生性关系。男友石志涛几次想强迫我献身,我拒不服从,他想强奸我,遭到我拼死抵抗。他就恐吓说现在你是和“神”“过灵床”,过去“神”给了你那么多,现在该是你向“神”奉献的时候了,你拒绝我就是拒绝“神”,就要遭到“神”的惩罚。 

  原来婶婶所说的都是假的,她根本不是为我找对象,她们是全能神的信徒,石志涛有自己的家庭,为了“传福音”常年不回家。她们利用我还是大龄青年的心理,以提亲为幌子诱惑加入全能神的组织。这让我明白,什么给我介绍男朋友,是早已设计好的陷阱!任凭石志涛说什么,我以死抗争,致死都不从。接下来我被软禁不让回家……2012417日,就在他们疯狂地发展信徒、“传福音”、宣传世界末日论时,公安机关一举端掉了这个全能神组织,我才被解救出来。 

  后来,在反邪教志愿者、家人和亲友的耐心帮教下,我才从噩梦中醒来,彻底看清了全能神的丑恶嘴脸和骗人伎俩,开始了正常人的生活。因我修炼全能神,荒废了青春,给亲人和熟知我的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导致如今还是一个“剩女”……我把这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讲出来,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别再上全能神的当! 

 

 

[责任编辑:sqwomen]

妇联介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信息报送

Copyright © 2013-2014 www.SqWomen.Org All Rights Reserved.
宿迁妇女网版权所有 苏ICP备07034723号 网站技术支持:18951593555